细数那些“麻雀变凤凰”的
美丽乡村

2013年,中央一号文件提出 “美丽乡村”战略,可谓是中国的“美丽乡村”元年,随后全国各地纷纷掀起乡村建设的热潮,自然资源、产业发展、村落文化……不少乡村依托自身的优势和特色,进而一路完成麻雀变凤凰的蜕变。最美乡村采编组选取当中部分乡村的案例,希望给美丽乡村公益实践带来更多启迪。

土豪养成记
江苏永联村
著名的“华夏第一钢村”——永联村,也是全国闻名的九大土豪村之一。谁也万万想不到,这里45年前还是一个在长江边芦苇滩围垦成的陆建村,承包了张家港市的“三个最”:面积最小、人口最少、经济最落后。
永联村的华丽转身得益于一个人——村支书吴栋材,是他在改革开放初期瞄准了机遇,带领全村村民开办企业,先后办起了水泥预制品厂、家具厂、枕套厂等小工厂和村集体轧钢厂,挖到了第一桶金,短短几年永联村就跻身全县十大富裕村的行列。1989年,全国的钢材市场由热变冷,很多相关的小企业都纷纷倒闭,只有永联村逆流而上,用集体资金投资技术改造,建成了4条先进的轧钢生产线,在新一轮国民经济热潮到来时又走在了前面。随后,永联村乘势投建第二线材厂、新棒材厂、第二制氧厂、3万吨级长江自备码头等重大工业项目,逐渐形成了著名的“永钢集团”。钢铁工业和集体经济实力的壮大,也让村子有足够的实力反哺农业,2000年就将全村4700亩可耕地全部实行流转,成立“永联苗木公司”,不仅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,也成为了全村受益的生态“绿肺”。现在,永联村是苏南地区面积最大、人口最多、经济实力最强的行政村之一。
永联村的土豪养成记,形象说明了工业化、城镇化与农业现代化的关系:农民集中居住能够实现就地城镇化,带来农村工业化;没有工业化支撑,城镇化无法持续;而工业化、城镇化的越快发展,会越快促使农业现代化的到来。

咸鱼翻身记
广西红岩村
基础设施建设滞后,环境污染问题严重,是我国目前不少乡村都普遍存在的问题,广西壮族自治区恭城瑶族自治县莲花镇红岩村,曾经也是里面的一条大咸鱼,生态问题十分严峻。
“晴天到处臭、雨天下脚难”,是红岩村村民对村子多年的吐槽。当时村里村外还流行另一句顺口溜:“一队二队顶呱呱,三队四队烧泥巴,五队六队刨柿花,七队八队靠国家。”没错,靠国家的是红岩村。脏乱穷的村容,垃圾粪便随处可见,生活污水四处横流,化肥和农药大量使用,还有农村土地、山林等可利用资源的日益衰减,村民的生产生活条件严重恶化。村民恶化的生产生活条件,又进一步破坏了生态环境,由此形成恶性循环。
改变来自县政府引进的沼气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,为了保护森林资源,解决村民的烧柴问题,县政府引导村民将从前散养的猪集中圈养,猪粪则作为发酵原料产生沼气,让每家每户都用上管道输送的沼气,农户改厕率达到90%以上,再加上清洁田园、清洁家园、清洁水源等系列行动,村容村貌焕然一新。同时还推广“养殖—沼气—种植”三位一体的生态农业,引导村民上山垦荒,种植经济效益好的月柿,迅速提高了村民的收入。
红岩村全面恢复了优美的风光和清新的空气,既改善了全村村民的生活环境,也吸引了久居都市的城市人。红岩村村民借机发展“农家乐”旅游,建成了集农业观光、生态旅游、民俗风情表演、休闲度假于一身的红岩新村,迅速成为大桂林旅游圈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成为附近城镇居民旅游必去的旅游旺地。

古村逆袭记
永嘉县
我国现有古村落5000多个,大多建于明清时期,有的可以追溯到唐宋甚至更早的时期,其独特的建筑、礼仪、村社组织结构、人文气息有着极为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。然而,这样的古村落大多都面临着村落破坏和生活贫穷的双重困境,历史悠久的永嘉县曾经也是其中之一,许多重要的古村落都荒芜成残砖断瓦。如今它已成功逆袭。
作为千年古县的永嘉,自古就是安居繁衍之地,其楠溪江流域就散落着200余座历史文化村落,是我国现存四大古村落群之一。为了阻止古村落进一步的破坏,永嘉县近年来着重以历史文化村落的保护和开发推进美丽乡村建设,不仅古村落重获新生,村民的生活也得到很好的改善,尤其楠溪江古村落还获得“中国景观村落”的称号。古村落的保护与开发,他们有三招。
第一招:先做规划。先投入1200多万元编制重点古村落保护规划和新区建设规划,并普查全县历史文化村落,确定了66个重点保护历史文化村落。拆除古村落违章建筑,还原了历史文化村落的传统面貌。同时还建立了多元化的投融资机制,由县财政每年投入2000万元专项资金,并积极拉动更多的社会投入。
第二招:差异保护。以“个性化、差异化、多元化”的原则将古村落分为整体型、局部型、单体型三类,设置核心保护区、风貌协调区、外围过渡区,进行差异化保护与开发。按照“修旧如旧、修古如古”的要求,抢救省级重点村落,维护历史文化遗产真实性和完整性。建设新区,缓解古村人口居住压力,同时也化解村民对保护古村落的抵触情绪。
第三招:文而化之。挖掘历史文化典故和个性特色,培育了古建筑村落、自然生态村落、民俗风情村落等一批特色古村落。发展农家乐、古村游、风俗游等,让村民增收,也让乡村更美。依托楠溪江优美的自然景观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,建设楠溪江文化园,再通过流转古民居,让村民的生活资料变成生产资料,建设了一批文化展馆、商业街、民宿等,全面挖掘和包装传统的耕读、宗族、乡土建筑、红色、昆曲等文化。

以上美丽乡村曾经存在的困境,仍然是现在许多乡村存在的困境。如何因地制宜找到自身的发展优势;如何处理好村民生活与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;如何从单纯帮扶到自身造血,这些都是未来美丽乡村公益实践重点思考的命题。


(文/詹晓武 图/部分来自网络)